<var id="ht1jh"><strike id="ht1jh"></strike></var><var id="ht1jh"></var><var id="ht1jh"><strike id="ht1jh"></strike></var>
<var id="ht1jh"></var>
<menuitem id="ht1jh"></menuitem>
<menuitem id="ht1jh"><i id="ht1jh"></i></menuitem>
<menuitem id="ht1jh"></menuitem>
<var id="ht1jh"></var>
<var id="ht1jh"><dl id="ht1jh"></dl></var>
<var id="ht1jh"><strike id="ht1jh"></strike></var>
<menuitem id="ht1jh"></menuitem>
<var id="ht1jh"><strike id="ht1jh"></strike></var>
您當前的位置 : 蘭州新區門戶網站 >> 專題專欄 >> 學習園地

全國政協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青海大學校長 王光謙: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將極大均衡我國戰略發展空間

 2021/03/29/ 18:20 來源:《瞭望》

  跨流域調水工程是優化水資源配置、解決缺水問題的最后手段,是實現“空間均衡”的根本措施。外流域調水,是解決黃河流域缺水問題的根本之策

  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每年可為黃河流域增加近400億立方米水,用于黃河中上游周邊大片沙化旱化土地的改造和生態改善;解山西、北京、河北、天津、山東、河南長遠發展中的水資源不足之困;滿足西北(青海、甘肅、寧夏、陜西、內蒙古)城市人口所需生活用水和工業用水

  南水北調是國之大事,是世紀工程、民心工程。我國水資源分布北缺南豐,南水北調工程對促進南北方地區均衡、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戰略作用。

  自1952年毛澤東主席提出南水北調宏偉構想以來,經過幾代人的接續奮斗,“四橫三縱”國家骨干水網格局初具規模。規劃中的南水北調東中西三線已完成兩線兩期,備受關注的西線工程目前進展如何?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采訪了解到,2020年末,西線工程規劃方案比選論證報告已報送國家發展改革委。

  近日,作為規劃調研參與者,中國科學院院士王光謙向記者介紹了西線工程規劃相關情況,“西線工程規劃從長江上游調集約240億立方米水到黃河上游。水利部門通過長期研究和勘察,已形成‘上線’和‘下線’兩條線路設想。‘下線’從金沙江葉巴灘水電站、雅礱江兩河口水電站、大渡河雙江口水電站調水入黃河支流洮河,調水約160億立方米;‘上線’從雅礱江、大渡河干支流調水至賈曲河口入黃,調水約80億立方米。兩條線路以引水洞涵為主,均可形成自流到黃河上游。”

  近年來,民盟中央把落實“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作為重大調研題目,并形成了相關調研報告。作為調研組主要成員之一,王光謙介紹,西線工程主體部分需要1.1萬億元左右(以15年計),這是啟動西線工程必須解決的關鍵問題,可通過跨省市農田占補平衡交易來解決。

  民盟中央建議:“當前可成立由管理專家和領域專家組成的綜合論證組和專項論證組,就如何更好地實施西線工程展開論證,并對論證成熟的領域做出相應規劃。力爭‘十四五’前期可論證,中后期立項,末期開工,15年內完成,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根治黃河水資源短缺

  《瞭望》:西線工程耗資巨大,對工程的可行性目前仍有爭論,如何看待西線工程的必要性?

  王光謙:西線工程從長江上游調水到黃河上游,是真正解決黃河流域水資源短缺的生命工程。

  黃河以占全國2%的年徑流量,承擔著全國15%的耕地和12%人口的供水任務,同時還承擔著向流域外調水,以及一般河流所沒有的攜帶大量泥沙入海的任務。黃河流域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27%。

  受氣候變化與人類活動強度雙重影響,黃河流域水文泥沙情勢變化巨大,水沙矛盾嚴峻。以潼關站為例,水利部數據顯示,目前該站與1960年相比,徑流量減少了44%,輸沙量減少了85%。據黃委會估計,2050年黃河流域在節水充分挖潛的情況下,在正常年景,水資源缺口仍將在130億立方米左右。

  在全球氣候變化導致水文情勢變化、未來仍有極大不確定性背景下,實現黃河從一般意義上的不斷流,向功能性不斷流轉變,形勢依然嚴峻。

  長遠看,黃河流域只能通過開源,跨區域人工調水,才能解決連續干旱年份的缺水問題,才能從根本上解決黃河水資源短缺的問題。

  首先,雖然正常年份,黃河能夠養育黃河兒女,但一旦遭遇干旱年份,河道斷流,沿黃人民將無水可用。歷史上,黃河百年尺度一般遭遇兩個以上的連續干旱時段。1972年到2000年間,黃河四年三斷流。特別是1997年,黃河226天無流入海。兩院院士張光斗先生帶領163位院士向中央上書,呼吁拯救黃河。

  其次,從“懸河”治理考慮,需要外調水。未來通過增加黃河水量,采用疏浚方式,人工干預,使“懸河”不再抬升,變成相對“地下河”,確保黃河安瀾。

  再者,調水是能源基地發展的需要。西部是我國重要的能源化工基地。山西被確定為全國首個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青海省獲批創建國家清潔能源示范省。通過調水發電,不但可以實現與風電、太陽能之間的儲存和轉換,錯峰調劑,互為補充,還可以把煤炭開采減下來,實現碳中和,這是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

  四大焦點問題引發爭論

  《瞭望》:西線工程當前爭論的焦點是什么?

  王光謙: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是十分必要的,當前爭論的焦點主要集中在四大問題。

  一是工程難度大,技術上是否可行?尤其西線工程90%以上為引水洞涵。

  目前來看,從技術難度上可以類比世紀性戰略工程川藏鐵路。兩者都途經青藏高原的崇山峻嶺,工程地質條件復雜。川藏鐵路90%以上線路是隧洞橋梁。川藏鐵路已于去年11月開工建設,先期開工的是“兩隧一橋”,即色季拉山隧道、康定2號隧道、大渡河橋,隧道工程已全部轉入洞內施工。由此來看,同等難度的西線調水工程技術上也應可行。

  二是工程是否會對生態環境造成影響?

  西線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客觀存在的,但并未達到構成破壞的程度。

  分區域來看,在調水區,西線工程調水規模占調出區年徑流量的40%,但是調水后流量仍高于長江河道生態警戒水量,在國際公認生態警戒線內;同時,調水區多為山區,植被主要由天然降水維護,同已經形成徑流的水體關系甚微。

  水源地水庫蓄水會帶來一定的淹沒問題,工程沿線均為地下管道,影響有限;受水區一般為生態正效應。

  三是工程是否存在耗資巨大而效益不高問題?

  據相關部門預估,西線工程主體部分估計需要1.1萬億元(以15年計)。配套工程方面,黑山峽、磧口、古賢三個水利樞紐工程建設在2000億元左右(包括移民);灌溉渠網建設估計在7000億元左右;黃土高原的水保工程如要做到位,約需要投入1000億元。沙化地改造成設施農田,根據億利集團在庫布其沙漠等地的經驗,每畝資金不到一萬元,如建成一億畝農田,需投入一萬億元資金;這部分投入可以通過市場機制完成,政府從鼓勵社會資本投入的角度,可安排1000億元作為貸款補貼。

  上述投資可通過土地占補平衡來解決。黃河中上游周邊有大片沙漠和沙地,僅毛烏素沙地就占地6000萬畝左右,有水就容易改造成為農田。新造農田一億畝,拿出1000萬畝左右進行跨省市農田占補平衡交易,成立“西部發展基金”,每年交易70萬畝用地指標(以15年計)。以當前市價計,可籌集資金2.5萬億~3萬億元,完全可覆蓋工程所需資金。

  有人質疑改造沙地旱地是否有必要。在唐代之前,毛烏素沙地等地還是水草豐美的草原。調水將帶來黃河流域及其周邊生態環境的改善,惠及子孫后代。

  四是如何保障好移民的權益?

  庫區移民主要在黑山峽水庫淹沒區,甘肅約有十萬人口需要遷移,數十萬畝農田被淹沒。但黑山峽水庫建設對騰格里沙漠南部、毛烏素沙地引水,對寧夏灌區改提灌為自流均意義重大。

  建議國家對蘭州城市發展作出更高定位,并通過西線工程首先滿足蘭州新區建設和發展用水需求,把淹沒區人口就近轉移到蘭州新區,為他們創造更好的生產生活條件,使人口遷移具有吸引力。另外,調水區新建水庫,約有兩萬農牧民需要安置,要保障好這部分移民的利益。

  400億立方米水帶來大變局

  《瞭望》:西線工程能為黃河流域帶來多少水資源?

  王光謙:經測算,每年可為黃河流域增加近400億立方米水,新增水資源來源有三。

  一是西線調水約240億立方米。據相關部門數據,大渡河雙江口水電站多年平均徑流量為158億立方米,雅礱江兩河口水電站為218億立方米,金沙江葉巴灘水電站為260億立方米,總計636億立方米。以不超過國際公認的40%“安全線”取水,可形成約240億立方米的調水量。

  其中,“上線”已論證70多年,工程方案較成熟,具備開工建設基礎。“下線”調水壩址控制流域面積大、水量充沛、可調水量大、全程自流;水源地水庫利用在建大型水電站,淹沒區移民和宗教設施處理等難題已基本解決,調水對生態影響較??;取水水庫大渡河雙江口水電站和雅礱江兩河口水電站已在建設中。

  二是黃河中上游建水庫“蓄水”80億立方米左右。黑山峽、磧口、古賢等三個水利樞紐工程已規劃多年,如西線工程完成,可對流域水資源利用做出重大調節。據相關部門資料,近年來黃河入海水量在300億立方米左右,遠大于100億立方米的“生態安全流量”,殊為可惜。雖然黃河流域降水年際變率大,但通過水庫調節,每年“工程性”增加80億立方米左右的水資源應該可以實現。

  三是通過約240億立方米“增量水”,黃河本身的“內循環”保守估計可以增加約80億立方米水。

  《瞭望》:西線工程實現調水后,將帶來黃河流域及其周邊區域哪些變化?

  王光謙:近400億立方米水中,約100億立方米用于解山西、北京、河北、天津、山東、河南長遠發展的水資源不足之困;約100億立方米用于西北(青海、甘肅、寧夏、陜西、內蒙古)城市人口的生活用水和工業用水;更值得期待的是,可以將約200億立方米水用于黃河中上游周邊大片沙化旱化土地的改造和生態改善。

  黃河中上游周邊的大片沙漠和沙地以固定半固定為主,地勢平坦,還有大量干旱荒地。其中,毛烏素沙地占地6000萬畝左右;庫布其沙漠占地2000萬畝左右;烏蘭布和沙漠占地1500萬畝左右;騰格里沙漠南部以半固定沙丘為主的沙地有3000萬畝左右;甘肅蘭州、白銀地區和寧夏中衛、中寧等地區有未利用干旱荒地1500萬畝左右;甘肅河西地區如通過1400m高程自流引水,有約1.4億畝土地可以改造;晉西北有約2000萬畝低水平利用旱地,也可改造。

  據億利集團治理庫布齊沙漠等地經驗,如果在這些土地上建設規?;O施農業,按每畝年需水100~200立方米計算,200億立方米水足以將一億畝沙地旱地改造為優質農田。

  上述沙地,每畝投入不到一萬元,即可在平整后建立節水灌溉系統;由于沙地本身的光熱條件和無污染,農產品產量和質量均可達到上乘;通過農場化規模經營,利潤是有保障的。如億利集團在庫布其沙漠種植的高質量土豆每畝產量在7000斤左右,西紅柿每畝產量達15噸。

  上述旱地,目前大多“靠天吃飯”,在晉西北、內蒙古、河北均有成片分布。沿桑干河河谷等路線調水,這些農田的畝產均有倍增的潛力。改造為穩產高產水澆地,技術不成問題,投資也不大。

  即便以“嵌入式”方式利用這些沙地旱地(一部分改造成農地,一部分繼續以自然狀態存在),根據小氣候改善的原理,也可在改善生態的基礎上增加億畝數量級的草地。

  山西、北京、河北、天津、山東、河南等地,根據其發展規劃,到2035年,各有約10億~30億立方米的水資源缺口,100億立方米的增量可大致滿足這些省市生產生活生態所需。

  而西寧、蘭州、銀川、呼和浩特、包頭等黃河上中游城市,均有在引入水資源后,發展成超大城市的潛力,吸引周邊山區農牧民向城市及周邊聚集,同時可適度發展用水需求量大的工業。

  總之,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建成調水,將極大均衡我國戰略發展空間。

蘭州新區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新區頭條
返 回
頂 部
返 回
頂 部

版權所有:甘肅省蘭州新區黨工委辦公室
ICP備案編號:隴ICP備17002353號